亚慱体育app-在线网址

蹲点调查 | 凉山州腾地村:建好新房种新桃

2020年03月24日 07:39:47 来源:亚慱日报
记者 王代强 梁现瑞 袁敏 编辑:王敏琳

  蹲点调查

  ●两个场景,几乎同一时空,仿佛一场接力赛,浓缩腾地村的现状:在没有搬入新家之前,人们已经在为未来生活谋划了

  蹲点位置

  凉山州昭觉县树坪乡腾地村

  点位情况

  腾地村距昭觉县城10余公里,距西昌市100公里左右,是凉山州“东五县”深度贫困地区内一个贫困村。

  腾地村全村平均海拔2500多米,山高坡陡,有村民260户946人。其中,建档立卡贫困户101户315人。脱贫攻坚进程中,92户贫困户将易地扶贫搬迁,从原来的高山或二半山地区搬到海拔500多米河谷地区安置点。这个安置点也是树坪乡最后一个易地扶贫搬迁在建安置点。

  进入3月,这里的新房建设进入收尾阶段,但新产业的发展才刚刚开头。3月20日至23日,记者连续4天在当地蹲点见证。

  □本报记者 王代强 梁现瑞 袁敏

  一边为新业起头 一边为新居收尾

  时间3月20日

  关键词 接力

  身材高大的沙马伍沙站在一大圈的人中。他声音洪亮,语气坚定:“先画线再挖坑!”“坑不能挖在路上!”

  30多岁的沙马伍沙是腾地村村支部书记。下午5点左右,他将村民召集到安置点旁的山坡上,开了个现场会,安排第二天种植冬桃树的任务。100多名村民围在一起,听他的号令。

  一边在为“新业”起头,一边在为“新居”收尾——距现场会几十米远的地方,昭觉县副县长廖宇超、树坪乡乡长孙子小高及县住建局、经信局等部门负责人把云南顺筑房屋有限企业项目经理曹军围住,不停地问:“到底好久能竣工?”“材料有没有问题?”“工人有没有问题?”

  曹军负责整个安置点的现场施工。按照合同约定,这个安置点的竣工时间是2020年1月31日前。然而,一个多月过去了,项目依然没有完成。这直接影响了树坪乡向县委县政府“交账”的进程。原本的先进乡也被“吆鸭子”:县委督战队每天一个电话,孙子小高不光脸上无光,甚至有“丢帽子”的风险。

  面对乡长的“咄咄逼人”,曹军也很委屈:“天气太冷,去年12月20日就下停工令,后来又遇到新冠肺炎疫情,材料、工人都进不了场。”

  双方相持不下,廖宇超出来解围:“不找借口了,来想办法。还有啥子需要解决的,大家马上办。”

  缓了一口气,曹军扳起指头算账:外墙、屋顶等主体全部完工,目前还剩窗户、吊顶、照明和场平工程,最多十来天,保证完工。

  “3月31日,我来验收!”孙子小高丢下一句话,转身离开。

  两个场景,几乎同一时空,仿佛一场接力赛,浓缩腾地村的现状:在力争早日搬入新家的同时,人们已经在为未来生活谋划了。

  说干就干用 8个多小时栽完树苗

  时间3月21日

  关键词 沸腾

  春天的腾地村,醒得格外早。还没到早上8点,整个村庄就开始喧闹起来,山脚下解冻的拉哈日呷河哗哗流淌。与河流并行的307省道上车流如织。村民们早早起来,从山顶或半山腰的房子里走出来,有的扛着锄头铁锹,有的提着水桶,沿着新修的水泥路,走到山脚下的安置点,等着“主角”登场。

  “主角”是600多株冬桃树。几天前,它们刚“坐”着大挂车“赶”到这里,被暂时安置在村子对面乡中心小学操场里。

  上午9点多,一阵急促的马达声从河对岸传来。村民阿金日哈开着拖拉机,拉着冬桃树苗离开学校,开过小河,来到村庄。拖拉机开进安置点时,等待多时的村民忙碌了起来,吆喝声、马达声响成一片,村庄沸腾了。

  挖坑组首先行动。只见村民们拿着锄头、铁锹、十字镐上阵,挖起坑来。

  这边,拖拉机还没熄火,下苗组的村民们就戴着帽子、手套“涌”上来。不论男人女人,扛起碗口粗的树苗,一路小跑。

  那边,以妇女和儿童为核心力量的浇水组也在“竞赛”。大家带着家里的油漆桶、泔水桶、水瓢,排队到河边,舀上水就往树坑那边冲。

  背着孩子的吉布牛牛也赶到现场,参与种树。当天正好是孩子一岁生日,吉布牛牛用这种特殊的方式给孩子过生日,希翼孩子和树都能长得又高又大。

  经过8个多小时的合力战斗,大家抢在下午6点前栽完了所有树苗。

  说起这批冬桃树,还有段故事。几天前,眼看新居马上要建成,村委会开始谋划未来的产业,想来想去,找不到什么好的出路。种花椒吧,当地已经有一大片,种土豆吧,当地也种了几十年了。新居得有新产业,新产业在哪里呢?一时间想不到。

  困惑之时,县上的主要负责人来了解情况。现场,当地说起自身的困惑,在场的三河乡负责人说:“三河乡三河村不是发展冬桃产业吗?还剩一些树苗,要不你们去拉来?”

  沾了三河村的光,腾地村说干就干。

  怎么才能“一桃两吃”?

  时间3月23日

  关键词 忐忑

  这几天的太阳,都不会特别大。沙马伍沙据此判断,只要及时浇水,养活这些冬桃树应该没问题。

  夯把土、浇点水,再从头到尾把树“体检”一遍……冬桃树种下的这几天,乡上的干部、驻村帮扶工作队员、村两委干部,以及部分村民,每天像照顾刚出生的婴儿一样呵护着它们。

  让干部群众高兴的还有远期“钱景”:据预测,进入盛果期,每株桃树产值1000元不是难事。

  “到时候,不管是把收益给村集体还是分红到户,都是一笔可观的收入。”孙子小高说,今年先在腾地村试种,若成功了,明年将在全乡推广。

  不过,把树种活,只是发展冬桃产业的第一步。这些冬桃树谁来管、怎么管、利益怎么分等很多问题,当地都还没完全想好。

  由于地形原因,这些冬桃树被分散种植在新居的房前屋后。到底是集中管理,给村民们分红好呢,还是给村民们分树,分散管理好?两种方案,各有利弊,大家意见也没统一。由于方案还没定,村里找了7户从事公益性岗位的贫困户,把管理的担子暂时交给了他们。

  沙马伍沙还想到,腾地村新居建设外观统一,内部水电设施完备,但房前屋后还光秃秃的。这几百株桃树的“加盟”,将让腾地村变身“桃花村”。这样一来,冬桃就可以“一桃两吃”:春天赏花,冬天吃果,还可以仿照别的地方搞个桃花节。

  这不是没有可能。腾地村虽然穷,但也有优势——离昭觉县城不远,与307省道只隔一条河,未来乐西高速也要经过附近。

  但村民们还有些忐忑:一个千百年来以农牧业为主的村落,突然要转身做旅游,客从哪里来?来了如何接待?世世代代扛锄头的手能改行做旅游业吗?人来了,吃什么?玩什么?车停哪儿?

  问题就是前进的方向。沙马伍沙已经开始考虑规划停车场和村民培训的问题。

  不过,沙马伍沙也忧心忡忡。腾地村村民之前主要靠种土豆和花椒、养猪养鸡生活。冬桃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新产业。“我现在最担心的是种不活,或者种活了卖不成钱,劳民伤财,村民们肯定骂我!”

  无论是忧愁还是高兴,腾地村都将迎来新的未来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