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慱体育app-在线网址

成都:八旬婆婆地铁口苦等好心人一年 病倒了学直播继续找

2020年01月10日 07:53:10 来源:成都商报
记者 于遵素 王勤 编辑:许成嵩
 

刁婆婆在家使用直播寻找好心人

  年近八旬的刁惠卿在2019年11月学会了抖音直播,每天下午、晚上,都要“播”上一回。刁婆婆可不是为了追潮流。2018年12月21日,在华西坝地铁口,一位好心男子看她着急赶火车,二话没说,帮她买地铁车票、送她去火车站,还把她送上了火车车厢。

  遗憾的是,刚上火车就发车了,刁婆婆没来得及问好心人的名字,也没有当面说声谢谢。这个心结,在刁惠卿的心里,扎了一年多了。“我明年就(虚岁)80岁了,想在有生之年见他一面,说声谢谢。”

  一年多来,除了患病无法出门,刁婆婆几乎每天都去地铁口寻人。她曾在寻人路上淋雨患上肺气肿,医生“警告”她再患病就“救不回来了”。2019年11月,她又扭伤了脚,无法出门,便开始在抖音上“寻人”……

  遗憾

  心里一直记挂着好心人 没有当面说声“谢谢”

  时间线要拉回2018年12月21日,刁惠卿去火车北站乘车回重庆合川老家,火车发车时间是当天9:05,刁惠卿看错了时间,7点多才从位于洗面桥横街的家出门搭乘公交车。“(车)走得很慢,我着急,给司机说能不能开快点,我要赶9点的火车。”刁惠卿说,司机说太堵车了,建议刁惠卿换乘地铁,也许还能赶得上。于是,刁惠卿在小天竺街站下了车,已经是8点多。

  可是,刁惠卿从没坐过地铁。恰好,地铁口站着一个中年男性,拄着拐杖的刁惠卿三言两语说清楚自己着急赶火车、又没坐过地铁,想请他送自己上地铁。“他说了句,‘是有点着急,好嘛。’”刁惠卿说,对方转身进了地铁站,腿脚不方便的刁惠卿跟在后面,好心人已经帮她买好了地铁票,一路过安检、刷卡进站,一直送到了站台,很快,前往火车北站方向的地铁进站了,“他把我送上车,我给车上其他人说,我没坐过地铁,麻烦到了火车北站喊我一声,他一听,跟着也上了地铁。”刁惠卿说,男子告诉她,他送她到火车站,“我一听,一下子就放心了。”

  到了火车北站,男子一路帮刁惠卿背着包,一手牵着刁惠卿的手肘位置的衣服,“我(之前)害怕摔了,这样子(扶着)我就走得快些。”刁惠卿说,两人径直到了检票口,给检票工作人员说明了一下,工作人员同意让男子继续护送老人进站,于是,男子直接将刁惠卿送上了火车,“我在15车厢,刚坐下车就开了。”刁惠卿说,如果不是男子相送,自己肯定赶不上了。

  刁惠卿顺利地回到合川,但心里一直记挂着好心人,因为直到上车,她也没有来得及给男子说一声“谢谢”。正是因为这声没有说出口的“谢谢”,成了刁惠卿心里的结。

  苦等

  好心人在华阳工作 婆婆地铁口苦等一年未果

  在火车北站时,刁惠卿曾给好心人念了两次自己的手机号码,男子说晚点给刁婆婆打过来。但回到合川几天,刁惠卿都没有接到电话,担心是信号不好,12月26日她就赶回了成都,在家洗菜做饭都把手机放在身边,甚至以为是手机坏了才没接到电话,让儿子特意重新买了新手机。

  想起路上聊天时,男子曾说过自己是达州人,在华阳工作,刁惠卿还转了几次公交车,到华阳寻找,但无功而返。刁惠卿说,她记得男子大约四五十岁,身高170厘米左右,身材中等,穿着合身得体。

  2019年1月2日开始,刁惠卿选择到华西坝地铁口“守株待兔”。“我每天都是5点多就醒了,吃完饭坐车过来,差不多7点半到这里。”刁惠卿说,当时遇到好心人是在8点10分左右,所以她会从7点半一直等到8点半才回家,下午4点或者4点半,一直等到晚上6点。“我想他是不是坐地铁上班,这样上下班我也许能碰到他,认得出来。”在华西坝苦等无果,刁惠卿又辗转换乘好几次公交车,到华阳的家乐福去找,“我在地铁站等,在超市周边转,一直等到逛超市的人都走完了,还是没碰到。”刁惠卿也曾让侄女在网络上发布寻人的消息,媒体也曾跟进报道,但都石沉大海。

  没找到好心人,刁惠卿始终放不下这件事。“我想到人家三言两语,就送我去车站,还帮我买票,把我送上车,我却连一句谢谢都没有给他说。”刁惠卿至今很懊恼,进站时,安检人员同意男子出示身份证后护送刁婆婆进站,“我(知道能进站后)就往前走了,没有去看他身份证上叫什么名字。”

  直播

  淋雨患上肺气肿 摔伤后在家直播寻人

  找到好心人,成为了刁婆婆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。从2019年1月到6月,刁惠卿每天除了回家吃饭睡觉,不是去华西坝地铁站,就是去华阳的家乐福,希翼能碰上。

  2019年6月,回家途中淋了一场暴雨,刁婆婆患上肺气肿 ,住进了医院,医生得知她一直在奔波找人,“警告”她要是再犯病就救不回来了,“七八月太热了,我就停了下。”刁惠卿说,9月,她忍不住,又开始出门去地铁站等人,直到11月,回家时下公交车,扭到了脚,当时没注意,两天后,脚就肿得走不动路。

  这时,刁惠卿的老同学吴先生来看她,见她还想出去找人,主动提出教刁婆婆学抖音直播,这样就可以在家找人了。吴先生陪着刁惠卿专门去买了新手机,又特意送给刁婆婆一个手机支架,教会她怎么在抖音直播。遇到刁婆婆不会操作的地方,一个电话,他又从城北赶到武侯区。

  “大家好,我是刁婆婆,我想找一个帮助我的好心人,2018年12月21日,从华西坝地铁站把我送到火车北站,帮我买票……”从2019年11月起,每天,刁婆婆都会打开手机直播,翻来覆去地念叨这这些话,“我不想给他添麻烦,就想见他一面,当面给他说声谢谢。”刁惠卿说,儿子还曾调侃她,说自己都玩不转抖音,老妈为了找人,竟然还学起了抖音直播。

  现在,刁婆婆的抖音有了近千个粉丝,但还没有有用的信息。1月9日,成都商报-红星资讯记者来到刁惠卿家时,仍然见到她穿着2018年12月21日当天穿过的碎花棉衣。

  成都商报-红星资讯记者 于遵素 摄影记者 王勤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